芒角

爱发电:芒角
知乎:芒角
微博:-芒角-
豆瓣/豆瓣阅读:芒角
读者群:1023793730
群内有全文

暗潮 二

我时常想把自己封锁到一座孤岛,与世隔绝;情愿当一个哑巴,溺在水里发不出声音。日复一日的单色的生活让我一言不发,我的嗓子喑哑三年,像果皮之下干瘪的瓤、生长在角落里的干香菇。一直到很多年之后,我还保持着当时养成的习惯,我不喜欢喝水。


仅仅是维持日常基本生存就已经让我感到虚弱的疲惫,这疲惫却又并不仅仅是因为对寻常生活的厌恶。我逃不出去,改变不了,也不愿意忍耐,尽管已经足够沉默也避无可避。


我不喜欢喝水,因为我没有喝水的权利。


枯燥安宁的生活是突然炸开的,在某一天突然露出了真实面貌。事实上那一天和其他所有的日子没有区别,只不过在偶然的一天,她们恰好偶然选到了我。


那一天我的书桌...

2022-05-01

暗潮 一

[图片]

更新了 重写的文 加了全新细节 建议走douban orzhihu


一切都是从《情人》开始的。 

那时我只有十五岁,活得暗无天日,像一丛隐匿在阴暗湿润角落的青苔。直到读到杜拉斯,心里漏了一拍:糟了。 

我终于知晓了,师长口中总说的有些书不要读意味着什么,温热的漩涡从文字中蔓生出来,猝不及防把我吞没。我被绞进了人肉做的漩涡,变成泥、变成粉、变成汁,最后也变成肉涡的一部分。 

遇见《情人》是我的命中注定,西贡的白色热沙淹没了我的脚背。这是我欲望的源头、执迷的滥觞。我从十五岁开始无所适从地着魔,变成一握可有...

2022-04-30

他的舌尖窄窄,只从嘴中露出一点点猩红湿润的尖,如漫天雪野里突兀的一点蛇泡果的红,团簇成小指头那么大一点,半遮半掩地含在糯白的齿间,遥看着便知酸甜。


他像是等待人来摘下特意欲擒故纵的模样,像是已然等待了很久。舌头如同白玉兰花的勺,纤细软薄一片云或雾,她想起他被囚到此处之前,原也是啜饮落英长大的,原也是圣人,也是半仙。


如今终究成了缧绁的幽囚了。她掰开他的嘴,食指伸进去摸索那些莹然而黏滑的尖牙,饶有兴致地把玩排布整齐的玉珠。他分明是食草的白鹿,却长了虎狼的犬齿,半点用处都没有。朌泠笑了起来,贴着他耳垂后温软的颈窝,两根手指被他含在口中,她漫不经心地下令:"试试用力咬我。"...

2022-04-10

其实孽海仙我想写一个所有人都没有错,但所有人都有罪的故事。重新对命运线进行了大改动,每个人都阴差阳错影响了其他人。朌泠从天生命衰,改成了被朌泽祸害变成五月子。


另外在我的小说里,主角如果有感情危机,绝对绝对绝对绝对不可能是因为第三者或者移情,也不会有任何看到恋人和情敌暧昧而产生误会的情节。会因为局外人而动摇质疑的情感对我而言不值得写。

2022-04-10

他曾想和她殉情,在那么年幼的时候,在他尚不知道殉情的语义的时候,他便已然想和她共死,因他们终归无法同生。他将和她分享一具身体,在衰草之下,在腐土之中,终究变成无法分辨的尘泥,他和她混在一起,他也不干净了。于是在那时的小川边,他几乎用哄诱的语气诱骗她含下那枚红花揉制的丸药,他抱着她的头,抵在胸口。他说什么苦都不会再有了,未能偿还的酸泪和腥咸的血都一次受尽了。她卧到在溪石之中,冬日的流水潺潺地流过她,她靠在他的身上,纠缠成团的湿冷的黑发濡湿了他的衣襟。他看着她仍旧晶莹的眼睛,里面有一些未能熄灭的仍然悦动的火簇,于是他意识到她并未懂得此时此刻、这一个瞬时对于他们而言的意义。他低下头亲吻了她头顶柔软的...

2022-03-28

     她站在蔓蔓荒野里,看着秋末的枯草浓雾一般风中飘荡,浩浩而来,又浩浩而去。身上只剩三个铜子和一张包刀的旧布,她抱着自己的刀,一直一直往北走去,心里只想着再也不要回头。


     背后有浩渺的山与川,死去的天神将骸骨忘在人间,于是化身耸入云端的峨饿山峦,将她肮脏的私欲尽收眼底。她离过往越来越远,那些故人和旧事都忘了才好,随风随鸟,随什么都好,总归是忘了才好。野风吹着头发,把她吹成一只负伤落地、不得于飞的雁鸟,她想也许她生来就是一只折翅的雁鸟,注定要在荒野衔枝筑巢,随风流走的。...


2022-03-18

大概是高三保送的时候,为了练口语在网上找了外教。她的价格非常低,但是又是我唯一找到能提供法语文学课程的外教,算起来真的已经认识她很多年了,给我提供的帮助实在太大。


她陪我走过了考大学,考c1,申请索邦,索邦升学年。每一次我都感觉这是我完全过不去的坎,我无法想象自己能够完成。


两三年前我直接考c1的时候,从前没有考过b2,加上八个月没有碰过法语,只剩下半个月准备时间,没有报班,我觉得我肯定不行了,最开始坐在图书馆里面听不懂听力,急得快哭了,她对我说你肯定可以过的。


后来我告诉她我在国内大学的荒谬生活,她理解并完全支持我退学的决定。到了申请的时候,中介说索邦真的很难升,她也说索邦...

2021-11-29

我要和生活再死磕几年,要么我就毁灭,要么我就注定铸造辉煌。如果有一天你发现我向平庸低了头,请向我开炮。


成年之前支撑我的是第二句话,现在觉得最重要的是“和生活再死磕几年”。

2021-11-18

夜晚两点半,我意识到《暗潮》是压在我胸口的石。只有完成它我的人生才能真正开启。

我的身体里有流动的江水,迂回缠绵的故乡的水,春天的时候长江青碧的水,它们在无数个深夜流淌。

当我到塞纳河边去,长江的水流便从我的眼中落下,流到异国的河流中。

2021-11-06
1 / 12

© 芒角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