芒角

知乎:芒角
小红书:芒角
微博:-芒角-
豆瓣/豆瓣阅读:芒角
读者群:1023793730
群内有全文

     她站在蔓蔓荒野里,看着秋末的枯草浓雾一般风中飘荡,浩浩而来,又浩浩而去。身上只剩三个铜子和一张包刀的旧布,她抱着自己的刀,一直一直往北走去,心里只想着再也不要回头。


     背后有浩渺的山与川,死去的天神将骸骨忘在人间,于是化身耸入云端的峨饿山峦,将她肮脏的私欲尽收眼底。她离过往越来越远,那些故人和旧事都忘了才好,随风随鸟,随什么都好,总归是忘了才好。野风吹着头发,把她吹成一只负伤落地、不得于飞的雁鸟,她想也许她生来就是一只折翅的雁鸟,注定要在荒野衔枝筑巢,随风流走的。...


2022-03-18

大概是高三保送的时候,为了练口语在网上找了外教。她的价格非常低,但是又是我唯一找到能提供法语文学课程的外教,算起来真的已经认识她很多年了,给我提供的帮助实在太大。


她陪我走过了考大学,考c1,申请索邦,索邦升学年。每一次我都感觉这是我完全过不去的坎,我无法想象自己能够完成。


两三年前我直接考c1的时候,从前没有考过b2,加上八个月没有碰过法语,只剩下半个月准备时间,没有报班,我觉得我肯定不行了,最开始坐在图书馆里面听不懂听力,急得快哭了,她对我说你肯定可以过的。


后来我告诉她我在国内大学的荒谬生活,她理解并完全支持我退学的决定。到了申请的时候,中介说索邦真的很难升,她也说索邦...

2021-11-29

我要和生活再死磕几年,要么我就毁灭,要么我就注定铸造辉煌。如果有一天你发现我向平庸低了头,请向我开炮。


成年之前支撑我的是第二句话,现在觉得最重要的是“和生活再死磕几年”。

2021-11-18

夜晚两点半,我意识到《暗潮》是压在我胸口的石。只有完成它我的人生才能真正开启。

我的身体里有流动的江水,迂回缠绵的故乡的水,春天的时候长江青碧的水,它们在无数个深夜流淌。

当我到塞纳河边去,长江的水流便从我的眼中落下,流到异国的河流中。

2021-11-06

今夜我和自己和解,我想不应该仍然怀抱着从前的执念。我是一个不好不坏的人,除了专注于个人的修炼,不应该为身外物痛苦。

2021-10-25

每一次写dissertation的时候都鲜明地感受到自己的无能,这是我前半生在国内时从未深切体会过的绝望。我从来没有学习文史哲相关到感觉自己无能的地步,也从来没有过面对一个sujet一个字都写不出来。一直以来我都是文思泉涌的那一个,我曾经无数次地想,如果能用中文,如果这是中文语境……


在我的母语体系中,我从未落入下风,也从未感受到劣势。但是自己的中文体系越好,越知道或许这辈子都无法让法语达到中文的敏感度了。那些纷飞的联想和感觉就像从母体中带来的,是和我的血液溶在一起的能力。我要怎样才能追上其他法国学生生长的十九年?


我曾经形容这样的绝望真是像在极昼翻越雪山,然而这样卓绝的痛苦能换来...

2021-10-24

下半夜起来喝水,迷蒙之间看见窗外的月亮,如同鎏金般滚烫。是的,金黄到滚烫的月亮,一半趴在屋顶上,像是刺破了流心蛋露出的鲜黄,照亮了小半个房间。

我第一次感到月光也是能够刺痛眼球的,在巴黎的一年内,我几乎从来未曾见到过月亮,原来是时候未到。那半夜独自辉煌的半个月亮,像是逃难到无人荒谷里的生还者,在泥土和山石上铭刻下的史诗。像是吸毒致幻才能看见的梦境。明亮而辉煌的月亮,把世界上所有的金和银都熔了烧铸成一个幻光。


我想起从前也是如此,我曾在深冬的夜晚醒来,看见窗外繁星满天。任何人告诉我而非亲眼所见,我都不会相信这是一片城市的天空。细密琐碎的银、尘、砂、屑,洋洋洒洒地笼罩我。于是我小心翼翼,当...

2021-10-18
2 / 12

© 芒角 | Powered by LOFTER